难忘我的初恋——心中的纽扣情人

2021-08-16 七夕情人节网

难忘我的初恋——心中的纽扣情人

  我的家乡是秦岭深处的一个小山村。我们祖先世代居住的地方,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那座山。然而,有件事触动了我的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让我离开了出生成长的故土,漂泊在异国他乡。从那以后,它也改变了我祖先几代人的贫困面貌。

  说了这么多,还是得从头说起。那是1978年,那一年我只有16岁。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太穷,无法在县城继续读高中,我不得不在镇中心中学读完高中,回到村里成为俱乐部的一员。在我们这个小山村,像我这样的教育水平已经是人才了。

  在村里工作了两个月左右,一天快到中午了,一个住在隔壁村的远房表弟来我们家,让我爸妈给我介绍个儿媳妇,法律。父母听了,自然很高兴,热情地欢迎表妹。午饭时,妈妈切了一大块腊肉给全家过年吃,招待表妹。

  在餐桌上,我表姐把这个女孩介绍给了我的父母。说是他们村的姑娘,名叫董丽丽,今年十五岁。小学毕业后,家里不让她上中学,就让她帮家里做点养鸡养鸭的事。他们家有六个孩子,都是女孩。他们把我介绍给了这个人,他是他们家中排行第五的人。因为他的母亲没有为父亲生一个儿子,她的父亲很不高兴。

  表妹还说,女孩的父亲在外省的一家建筑公司工作,每年都会去村里探亲。他脸色不太好。他呆在家里,喝着无聊的酒。要是骂了,她就以为姑娘亏本了,想早点把姑娘嫁出去。表姐把我拉到身边,悄悄告诉我,她是他们村里最漂亮的女孩。我表哥住的村子很远,我们两个村子的距离是三个小时。告诉我们那天等着她的好消息。我表弟没吃晚饭就回家了。几天后,我表姐请人过来,让我去表姐家见那个女孩。

  我记得很清楚。见面那天,我早上不到六点就起床,上山砍柴回家,去河边取猪草。喂猪、鸡和鸭。已经快八点了。在父母的反复催促下,我吃了早饭。我穿上屋子里唯一没有打补丁的衣服去相亲。我和妈妈走了三个小时的山路,到了表姐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约好了,说中午见面。中午时分,就听到表姐的院子外面有人喊:“李阿姨,她在家吗?”表妹急忙走出屋子,边走边答。待在家里,快点进来。“

  其实我表姐跟我爸妈年纪差不多,比我大三十岁,不过跟我一样大,我叫她表姐。在他们村子里,和我表姐一样,自然是女孩子到了她这个年纪,叫表姐阿姨也有道理。

  看到表姐出去了,我们和表姐一起出去,到院子里迎接客人,表姐开门迎客。女孩在妈妈的陪同下,去了表姐家走了出去。在家里,我看到院子外面进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虽然她是个红白相间的乡下姑娘,皮肤白皙,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像有钉子压在我身上。这就是我的生活。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

  我看到那个女孩穿着宝蓝色有机玻璃纽扣连衣裙。衣服洗得有点白,但他们很干净。他的身体是底部的蓝色裤子(那是在国内可以穿的宝蓝色Tica。没有多少人有有机玻璃纽扣的衣服。这可能是因为他父亲在城里工作,但衣服有点白。说不定是姐姐戴上之后送给她的。.你可以想象一个六个女孩。我家不可能给每个人都买新衣服。那个时候,大孩子总是给小孩子穿。它和我们现在一样丰富,那个时代的材料相对稀缺。这也是当下。.年轻人无法想象。)

  表哥连忙招呼客人在屋里坐下。我们先让客人进来,然后进屋。客人落座后,我们也找了个地方坐下。家里的侄女赶紧给客人倒了水,把花生和瓜子放在客人面前的桌子上。最后,表弟热情地介绍了我们两个。女孩的妈妈仔细地看着我,脸上带着满意的表情。

  我看到小女孩害羞地坐在妈妈身边,低着头,双手抚着黑色的大辫子。我正对着那个女孩,仔细地看着。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女孩。看起来她身高约1.6米,体重70至80公斤。她的头发浓密,黑色的大辫子系着红绳。我一进门,就看到她屁股上的辫子。走来走去很可爱。看到她,我的心甜甜的,一下子就爱上了她。

  就在这时,女孩突然抬起了美丽的脸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我立刻冷静下来,互相看了看。

  双方父母见面时都很满意。这段婚姻已经尘埃落定,我们也确认了关系。从此开始了我们的恋爱之旅。

  转眼又过去了几个月。我记得那是春节的第二年,也是她父亲的50岁生日。作为女婿,自然要给岳父过生日。当时,我公公、大姐、小嫂子都在耍花招,劝我喝酒。那天中午我喝醉了。

  宴会结束后,我感觉有人把我带走了。我睡了。我口渴了一会儿,又醒了。已经下午了。一睁眼,就看到一件黑色的外套,上面有四颗黑色的有机玻璃纽扣。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有机玻璃纽扣外套上。四个有机玻璃按钮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散发出迷人的光芒。我猜这件外套是我姐姐的衣服。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有机玻璃纽扣制成的衣服。

  我环顾四周。我是房间里唯一的人。我当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我抓起我的有机玻璃纽扣外套,用力吻我。感觉就像我在亲吻我的伴侣,这让我非常陶醉。.然后我咬了按钮。这时候,我受不了酒精的控制,又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主体回来了,主体一边扯着衣服一边把我吵醒,害得我害羞的脸都红了。我的搭档说,如果你想要我,就说吧。你为什么摸我姐姐的衣服?我说我只是想你。

  那天她穿着一件格子有机玻璃纽扣连衣裙。当时她没有任何经验。她拥抱她并亲吻她,我亲吻她的头。她突然反应过来。我们开始在房间里谈论我们的爱情,我们谈了很多,我们期待着未来更好的生活。

  后来我去她家的时候,她爸妈倒地。那天她穿着一件有四个有机玻璃纽扣的宝石蓝Tikka连衣裙。她身材很好,有着蓝宝石般的大乳房。蒂卡衣服上五颜六色的有机玻璃纽扣的顶部更高,四个有机玻璃纽扣随着她走路而闪烁。

  非常性感,让人有性冲动。我抱住她,摸了摸她的胸膛和有机玻璃纽扣。她当时不肯让我碰,后来也受不了对我的诱惑。她轻声说,我只能给她一个拥抱,一边亲吻,一边抚摸着四个宝蓝色有机玻璃纽扣。我想要她,她把我推开。她低声道:“哥,你别怕生孩子,等你结婚。”

  我说:“没关系,反正我要结婚了。”

  聊了半天,她不Fuck,哭了,我长大了,看到女孩在我面前哭。我太害怕了,不敢再动了。

  擦了擦眼泪,“哥,你可不能掉以轻心!我是你的妻子。”

  我连忙哄她说对不起,最后她被我笑话了。,我又摸了摸她胸口的有机玻璃按钮。

  过了一会儿,她家的人都回来了。她去做饭了。她在家里做饭,来回走动。妈妈见她走路不稳,就问她:“丽丽,你走路怎么了?那个晃来晃去的呢?”

  她红着脸说:“没事,我被邻居家的狗咬了。”妈妈吓得连忙跑过去掀起裤子看了看自己的腿。

  她连忙笑道:“没事,别着急。”然后快步走开了,然后看了我一眼,做了个愤怒的手势。我笑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一年过去了。正当我憧憬美好的未来之际,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我父亲病重,瘫痪在床。这对于我们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无疑是更糟糕的。他们的家人知道中午的情况。我和她不同意。后来父亲气得喝了鼠药,发现被及时救了出来,没有人死。事情到此为止。我们一家只好同意离婚。妈妈告诉我如何做一个有良心的人,不要为了自己耽误了别的女生。我哭着答应了妈妈的要求。

  我和她分开后,她让别人给我寄了一封信,让我去村外的小树林里。我同意。按照约定的时间,我们来到了两村之间的小山坡上,在小树林里依偎在一起。那天她把尸体给了我。我们依偎着坐了一个上午,不情愿地含着泪说再见。我告诉她,我出去打工挣钱,回来后娶她。我带她回家。分开的时候,仿佛在中间,我一下子长大了,我要走出去,改变山村贫困的面貌。

  告别父母,独自去城外打工。在我父亲去世后的两年内,她在这期间再次来找我。我们陷入困境,所以我回家处理它。父亲之后,我又出去打工了。八年后,我带着足够的钱回到了老家,在乡下当了儿媳,打算娶他回家。我去看她的时候,听说他们三年前搬出了村子。他们说他们去了四川,她父亲去世了。她还没有结婚。当我如此慷慨地倾听时,我找不到关于她的信息。我去东北创业,当了小老板,也有了自己的公司。

  虽然三十年过去了,但我的初恋和有机玻璃纽扣的情节永远留在我的心里。我希望上帝保佑她——我心中的有机玻璃纽扣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