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如此痛恨过现在的我

2021-11-26 七夕情人节网

  我每天都会打开抽屉看一眼躺在里面的那本《娱乐至死》,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很久之前养成的习惯。扉页之下仿佛就是她的笑、她唇边那颗跳跃的痣。

  但我始终没有勇气翻开。

  ——阿斯巴甜之味

  「啊,月光如水,我要有冰冷的

  冰冷的澄清,让我们的

  怀抱都如水,溶解开

  所有尖锐粗糙的定形。

  要是能在飘起里放歌,

  街道,茅舍,黑色田野,都飘起来,

  你们在睡眠里婆娑,所有痛苦的

  绝望都凝固而明亮,火焰消逝了,

  一切都消溶于仲夏夜的清凉。」

  ——《狂想》

  再从自习室见到她,已经是很多天以后。

  这次她衣着相比上次显得随意,头发也因为没有经过细心的打理而稍有蓬乱。

  我隔着空气与她对视几秒,她稍稍扯动了嘴角,脸上铺陈的肌肉似乎是缺少张力,已然汇不成酒窝。

  “……最近家里的事和论文的事项交织在一起,我这个状态,让你见笑了。”

  她的脸上,真切笼罩着哀愁的雾。

  我连连说没有,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想起自己书包里那本《无法承受的生命之轻》,以及书桌上彻底落灰的《娱乐至死》,想要脱出口的话语又马上被咽下喉咙。

  专注向来不是我的强项,我从未有哪一刻如此痛恨现在的自己。

  她伸手抓了抓头发,轻车熟路地走到角落的贩售机,按下末位的无糖可乐,又稍稍思索了一下,定了一会,找到并按下三号位的普通可乐。

  哐当两声,饮料掉落下来。她招手示意我过去,半蹲着伸手掏出饮料,郑重其事看了一眼包装,然后抬手将那瓶普通可乐递给了我。

  她好像真的口渴,一口气就喝下大半瓶。

  “你知道吗,无糖可乐不是没有甜味的。里面的代糖剂阿斯巴甜,甜度是蔗糖的二百倍,却有致癌的风险。”

  “你一口气喝这么多,真的没事吗?代糖剂,终归也是糖。”

  “感受甜味的部位在舌头的前端,这种感觉会被映射到大脑中。甜味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呢?当你习惯了假的甜味,真正的甜味就如同洪水猛兽,避之不及。”

  滴……滴滴……滴滴滴。

  一阵尖锐的响声把我拉回到现实,她看了一眼手机闹钟,随即将其关上。

  “帮我拿一下。”

  她将可乐瓶塞到我手里,从包里掏出镜子和唇釉,对着镜子只轻轻点涂两下,就用手指晕开。她苍白暗淡的嘴唇马上就被注入了色彩,是不张扬却抓眼的干玫瑰色,痣被鲜亮的双唇映衬得也好似褪了色。

  目送她匆匆离开的背影,我拧开无糖可乐鬼使神差喝了一口。

  是甜的。

  但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她的角色,还是她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