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周年之痒的异地恋小记

2021-11-25 七夕情人节网

  爱不能构成一个故事。它只能是一种感觉,一些想法,以及各种场景。————《情人的话语》罗兰·巴特

  不同于以往的情感体验。我不知道这种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如果按照我精神病人的想法回想起来,我觉得这似乎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就像我开始把他介绍给别人的时候,我总是需要纠正:他不是我的新爱,他是我世世代代的旧爱,今生重逢……

  但如果从表白得到正面回应开始算起的话,前天是这件事情的2周年。

  #表白这件小事#,有点像兵法,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也讲究“先胜,而后能战”。——也就是说,先有了确定性之后再顺水推舟地表白;这时候,表白就只是确定“确定性”和仪式感的任务了。

  如果把表白当作一种感情的试探,更多的时候,反而像是一种索求。跟对方还不熟悉的情况下,这种索求还挺让人尴尬的。对于稍微有点感情经验的人,刚开始哪怕再有好感,再有眼缘,面对冒然的索求,很可能会有当头被泼一盆冷水的感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守望类似囚禁,表达如同索取。

  “我是有可能很喜欢你,但我还不了解你,也觉得你还不了解我的情况下,你就向我索取?”

  #喜欢更没什么大不了#,说起来,喜欢这种感情,既肤浅又善变。你第一眼喜欢的人,或许会在某个月圆之夜变成一条狗,但你在第一眼喜欢的时候,并不知道月圆之夜可能发生的事情。你可能会继续喜欢那条狗,也可能会不喜欢了。当然还有可能随着交往的深入,你发现他磨牙、打呼、睡觉放屁,即便是这样还喜欢,也有可能忽然在某天早上一醒来,阳光很好,你也不觉得他的任何缺点算是什么缺点,但你忽然就发现自己并不喜欢那个人了。

  喜欢这种感情既肤浅又善变,没有任何责任可言。你可能喜欢路边的一朵花,喜欢路边偶遇上的一只小狗,你喜欢这些的前提条件很可能隐含着你不清楚对他们负责任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所以我并不主张喜欢一个人需要表白,更不愿意去预想仅仅是喜欢而已,就要面对表白之后的一系列的后果和责任问题。除非你是认为表白之后也不需要付出什么责任的人,表白这件事情再小,也不能当作过家家一样。

  我不喜欢蔡康永大部分的漂亮话,但是我认同他说的一句,大意是:喜欢一个人未必要在一起,只要人生因为对方变得更有趣不就已经很难得了。

  #喜欢不是爱,爱不是占有欲#——虽然我还是个感情新手的时候就明白这一点了,但是更深刻了解和身体力行的是这两年开始的。其中对我理解这一点帮助比较大的是苏东坡的“长恨此身非我有”——连我自己都不属于自己,要如何拥有另一个不是我的人呢?

  还有《大般若经》中重复了4000多遍的“六字真言”:“无所得,毕竟空”。

  怀揣着以上这些觉悟,我才敢坑蒙拐骗地去跟他表白……

  文/安东